戀薰
磁石小夥伴一枚^0^
☆ 喜歡蒐集可愛的東西 ★
☼ 喜歡去日本旅遊 ♫ ♬ ♪
❤另關注KinKi Kids 和 V6❤
2015-07-15

謝謝影子GN選了我的點文,這篇寫的舞駕設定好喜歡,看到最後的那份愛真是讓心暖暖的。


在天空還未變成海洋的顏色:

To戀薰


Y2舞架設定..寫的不好請見諒!



秘密



那從自己的視角看去、正吃著一郎烤好的麵包看著報紙的二郎和平日並無兩樣、身邊坐著正說著昨天棒球比賽的精彩之處的三郎、還有吐槽著三郎、今天的打扮有些成熟的五郎、五郎今天是要參加最終面試吧、要加油哦、一郎端著咖啡走過來溫和的笑著說道、而早就對哥哥們的溺愛感到反感的五郎嘖了一聲、起身的時候卻不忘幫著一郎收拾好了桌子、伴隨著我出門了的聲音、舞架家的幾個人開始了與以往並無他樣的生活、二郎和一郎一邊說著話、一邊穿著西裝外套、三郎則是等著二郎一起出了門、臨走之前二郎與自己告了別、而自己卻沒有理會的上了二樓。



【四郎、別忘了買今天晚飯的食材。】



囑咐了自己的一郎也跟著大家出了門、那有些吵鬧的聲音總算結束、他收拾了下房間里的雜物又再次躺倒在床上、那本被翻爛的求職雜誌安靜的躺在自己的身邊、離自己大學畢業到現在已經過了快半年的時間、他始終沒有找到合適的工作、他並不像五郎那樣才學兼備、更沒有二郎的聰明認真、即使是自己經常罵著他笨蛋的三郎、都有著一份像老師這樣優質的工作、五郎電視台的工作基本已經敲定、自己卻還是一事無成、家裡人沒有說什麼、他們的溫柔卻時常給他帶來不小的傷害、他變得敏感、愛使小性子、總是無緣無故的發脾氣、他討厭這樣的自己、也不喜歡這樣慣著他的家人、他每晚翻來覆去的睡不著覺、擔心著一切有可能發生的事情、他身邊的人開始對他變得小心翼翼、他不會落淚、漸漸地對生活感到失望。



尤其是看到二郎的時候、他的感觸竟尤為加深。



二郎在一家知名商社工作、因為表現出色而被提拔為管理層、他在家裡就像是大家長般的存在、三郎和五郎總喜歡粘著他、他總能給出別人很好的意見、也能在一郎外出出差的時候照顧好家裡的事情、他的存在更接近於父母、而自己往往會選擇逃避、他認為二郎並不喜歡自己、那個人總喜歡寵著三郎和五郎、他們的對話往往只停留在表面、偶爾也跟二郎說說話嘛、你這樣、他會很寂寞的、一郎有時候私下會跟自己說起這些、而他總不會相信、那個人並不需要我、也許對於這個家來說、我的存在是個麻煩呢、一郎會因為自己這樣的發言而生氣、但是他並不會責罵他、四郎、為什麼要傷害自己呢、這個問題、他自己也不知道。



他生在這樣的家庭、只會充滿自卑、那個才華橫溢的藝術家一郎、那個出入商界精英立派的二郎、那個開朗溫柔受學生喜愛的三郎、那個被很多家電視台爭搶的馬上就要成為明星的五郎、而他有的只是一台抽獎得來的NDS、和一堆看了不知道幾遍的漫畫、大學也是勉勉強強的考上、和二郎的爭吵與冷戰也爆發在高中三年級的那年。



那時候的二郎已經是個大學生了、他時常在自己沒課的時候回來輔導三郎和自己的功課、三郎雖然沒有自己聰明但是很上進、而他往往不想理會二郎的說教、只在遊戲廳與漫畫咖啡店徘徊、臨近模擬考的時候二郎會特地把自己抓回去、他的不耐煩與焦躁使得二人的爭吵逐步升級、一郎看起來左右為難、二郎、其實四郎也有好好在學習啊、那聽起來心虛的語氣讓四郎不由的笑出了聲、而二郎輕輕地抬起手、落在四郎臉上的疼痛至今記憶猶新、那個人看起來很憤怒、讓四郎感覺意外。



【擺什麼架子、你又不是我的爹媽!】



模擬考那天、四郎並沒有去、學校因此找到了一郎和二郎、雖然我知道你們的家庭有些特殊、但是四郎這個孩子如果好好唸書的話、考上大學應該還是沒有問題的、四郎的班主任老師是一個四十歲上下的男人、好脾氣且關心學生、他對四郎很友好、並沒有把他與任何人區別對待、但這樣的溫柔也使得四郎變得越來越放縱、下著雨的午後讓人的心情無法感到愉快、坐在二郎身邊的一郎轉過頭去看、二郎的眼神顯得黯淡。



二郎從不想讓他與四郎的關係變得那樣冷漠、他們即使見了面也不會朝著對方露出笑容、然後再很自然的打聲招呼、吃飯的時候在其他人聊的開心的時候、四郎也總是默默地站起身來與他們刻意的保持距離、考大學的那一年四郎幾乎沒有開口對二郎說過話、他們就這樣彼此無視了整整一年。



在父母先後離世的這些年、二郎總是站在父母的立場上關心著弟弟們、包括他們的夢想、他們期待的未來、他對誰都沒有偏愛、他曾跟一郎坐在小酒館里喝著酒、平常不怎麼會表露自己情感的他那天竟哭的難過、二郎、很累了吧、對不起、本來這樣的重擔應該落在我的身上的、全都讓你一個人承擔了、對不起、一郎的道歉有些刺痛了自己的心、他知道這誰也不能怪罪、只是他從不想讓別人知曉自己的軟弱、或許四郎也是如此。



傍晚的來臨讓四郎感覺焦躁、那是一家人將要回來的時候。他在下午的時候就已經買好的晚飯的食材、聽到三郎開朗的說著我回來了的聲音、四郎輕輕地嘖了一聲、既然你回來了、就過來幫忙!三郎永遠都不會對自己生氣、他走過來的時候還笑著問著四郎今天晚上吃些什麼、四郎與三郎的關係最為要好、卻不會把自己的心事講給三郎去聽、四郎最近、還好嗎?突然被三郎這樣問道的自己先是哎了一聲、然後那個人便有些慌張的解釋起來。



【那個啦、最近看你的心情好像不是很好的樣子、這個週末要不要出去玩?那個、我跟一郎他們也說了、一起去嘛!】



那是四郎不擅長的、也是最為反感的家族活動、在吃著晚飯的時候三郎提起了這件事、因為週末要忙著個展事情的一郎和還有電視台工作的五郎不能去的緣故、也就就此作罷、當四郎正在慶幸這樣白癡的活動被終止之時、坐在自己對面的二郎突然想起什麼說道。



【四郎、你週末有時間嗎?】



【啊、有倒是有啦、但是、有什麼事情嘛?】



【最近公司的前輩要過生日、聽說那個前輩很喜歡電子類的東西、我又對那個不是很懂、你可以陪我去看看嗎。】



那突如其來的請求讓四郎措手不及、可是最終在一郎和三郎的勸說下他還是答應的二郎、真是太好了、有四郎在的話我就不用擔心了、那話語在四郎聽來有些做作、卻讓自己也久違的感到了開心、他像是發現了自己心裡的小九九、很慌張的起身上了樓、為什麼明明已經決定不再理會二郎、卻還是會因為那個人對自己不經意間的肯定感到欣喜、他知道自己很沒有出息、也知道其實自己明明那樣依賴著他。



週末下起了小雨、二郎開著車載著四郎駛向四郎推薦的電器商城、在去的路上兩個人有的沒的說著什麼、到達目的地的時候二郎讓四郎先進到商城等他、四郎便下了車、看著二郎把車子開進停車場、他沒有動彈、直到二郎從停車場出來臉上帶著驚訝、你怎麼沒進去、這個問題的答案似乎四郎也不是很清楚、二郎沒有繼續追問的、拉著四郎的手、走進了商場。



【多不好意思啊、放手啦。】



四郎雖然這麼說著、卻還是沒有試圖掙脫開那個人般的低下頭去、以前小的時候你總是喜歡讓我拉著你呢、二郎突然說起的懷舊話題讓四郎有些氣急敗壞、那是三郎和五郎吧、你總是寵著他們呢、連四郎都聽的出來的自己的小脾氣、讓自己變得更加慌張、他感到自己的手被握緊、而那個人卻笑的溫柔。



四郎很認真的幫二郎挑選了一份送給二郎公司前輩的禮物、是最新上市的吸塵器、前陣子五郎吵著要買的那款、順便二郎也多買了一個放在家用、他們吃過飯準備開車回去的時候、外面的雨下大了、再等一會兒回去吧、反正家裡也沒人、二郎這麼說著的時候四郎只是輕輕地點了點頭、他們坐在咖啡廳里、聽著沙啞的英文歌曲、這時候四郎似乎想起小的時候他是很喜歡讓二郎牽著、在三郎和五郎不在的時候。



他對二郎的感情不像是兄弟、更接近於暗戀的人。



明明喜歡著、想要靠近的、想要比誰都知曉他的一切的人。



他漸漸明明為什麼自己想要疏遠二郎、那或許帶著些許的彆扭與無奈、他不想讓他知道、而他也不曾想離開他的身邊。



【四郎、我啊、其實很害怕。】



【哎?】



【害怕被你討厭啊。】



雨水的聲音與二郎說話的聲音重疊、那帶著淡淡的憂傷與溫柔的語氣、讓四郎不禁濕潤了眼眶、他不曾想過原來是自己的冷漠傷害了所有愛著他的人、他想即使會被拒絕現在也無法不告訴那個人、自己有多依賴著他、四郎輕輕地托起下巴、看著外面的雨、他輕聲說著抱歉、而二郎則是笑著轉過頭來、抬起手來摸了摸他的頭髮。



【永遠不要對我說抱歉、因為我永遠愛著你。】



四郎慢慢地低下頭去、他無法討厭眼前這個人的原因、或許只是因為、他也曾在小的時候聽到過而這些年來自己忘記的、那個人對自己說的話。



【我永遠愛著你。】



還小的二郎與懵懂的四郎、記憶中的那人是那樣溫柔、如現在這般、他似乎明白了愛情這件事並不那麼簡單、卻也不會那樣複雜、也許無法成為戀人、也許什麼都無法成為、事實上他們已經是最親近的人了、他還曾奢望過什麼呢。



四郎抬起頭來笑著、然後點了點頭繼續說道。



【哥哥、我也最喜歡你了。】



那個人眼裡閃爍的淚光、透著愛意與溫柔、他們牽著手、等待那早晚會來到的、雨過天晴。



【就讓他成為我們的秘密好嗎。】



也許你不會知道、而我也不想讓你知道的、秘密。



The End

评论
热度(18)
  1. 戀薰是誰給我做夢的時間又不讓我做一個白日晴天的夢。 转载了此音乐
    謝謝影子GN選了我的點文,這篇寫的舞駕設定好喜歡,看到最後的那份愛真是讓心暖暖的。
©戀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