磁石小夥伴一枚^0^
☆ 喜歡蒐集可愛的東西 ★
☼ 喜歡去日本旅遊 ♫ ♬ ♪
❤另關注KinKi Kids 和 V6❤

I miss you (8)

最近好熱呀!


15.


1958年~

 

二宮看著桌上的行事曆,還有一個月就要到木星合月的時間了,二宮心裡期待又害怕。

期待的是如果自己推理是正確的就可以回到原來的時代,但如果推理錯誤就可能一輩子待在這裡了。

不曉得嵐的大家現在是和四郎一起還是二宮和也突然消失的事件傳遍日本了呢?

[舞駕君,外找!]

聽見叫自己的聲音,抬頭看見五郎在教室門口。二宮把行事曆收在背包裡走向門口。

[四哥,我今天最後2堂課要去醫院參觀,結束後才會回去。]

[嗯!我知道了。]

看著五郎的背影,想到之前聊到五郎是為了和二郎要一起開診所,所以才念藥學部,真是熱血又上進的青年,和J好像。

 

放學後,二宮看見熟悉的溜肩背影在校門旁徘徊,定睛一看果然是二郎。

走過去拍了一下二郎的肩膀,嚇了一跳而回頭的二郎發現是自家弟弟後露出燦爛的微笑。

[二哥,你怎麼在這兒?]

[拿一些資料給醫學部的教授,想說你們倆快放學了,所以在這兒等。]

[五郎去醫院參觀了,結束會直接回家。]

二郎說這週是輪到他負責晚餐,回家前要先去商店街買食材,於是二宮就跟著一起去。

二宮看著二郎認真挑菜的樣子,摀嘴偷笑著,不知道二郎做飯的手藝如何,如果是翔醬肯定不行,想到在節目比賽做菜時,連挑菜都有點不知所措的樣子。

[翔醬…]

又是這個名字,雖然很小聲,但二郎還是聽見了自家弟弟的聲音,而且臉上又露出很可憐的表情。

[四郎,晚餐想吃什麼水果嗎?]

二郎突然出聲詢問著,讓原本陷入回憶的二宮看向擺滿水果的攤位,拿起離自己距離最近的水果。

[二哥,吃芒果好了。]

沒有得到二郎的回應,反而一臉驚訝的看著二宮。

[四郎,你真的要吃芒果?]

[咦?這個季節比較貴嗎?]二宮看了一下價錢,是比其他水果貴了一些。

二郎把四郎手中的芒果放回攤位上,然後把剛才挑的蔬菜請老闆包起來。

一手拿著醫生包和晚餐的食材,一手牽著二宮往回家的路走去。

二宮看著自己的手被二郎牽著,然後抬頭看著二郎的後腦杓,剛剛做了惹二郎生氣的事情嗎?

一路上都沒說話,快到家的時候不是往家門口去,而是走向旁邊巷子的公園裡。

二郎放開了二宮的手,把醫生包和食材的袋子放在公園的椅子上,轉身看著二宮。

[四郎,你很不對勁。]

二宮被二郎盯著不知道該怎麼回答,二郎一步步往自己走來。

[你剛才口中說的那位翔醬,到底是誰?]


16.

[二哥,你幹麻那麼嚴肅呀!]

二宮緊張的往後方移動,想著該怎麼轉移話題。

[剛才你在商店街的水果攤選了芒果。]

[嗯..]

[四郎,你對芒果過敏很嚴重,怎麼可能會選這個水果。]停止前進的二郎看著二宮的眼睛認真的說著。

二宮完全沒想到選水果反而讓二郎起疑,低著頭不知道該說什麼。

[而且你剛才說了翔醬,是因為這個人讓你變得很不對勁吧!]

[不是,翔醬不是這種人。]如果因為自己的關係害櫻井被人說壞話,二宮會非常生氣的。

[四郎,那你最近是怎麼回事?翔醬又是誰。]看來瞞不過了嗎?早知道就不要選什麼芒果了。

看著眼前的二郎一直看著自己,二宮也不甘示弱的盯著二郎。

 

二郎看著原本眼睛就濕潤的弟弟似乎被自己逼的有點要掉淚了,決定放棄。

走到椅子旁把自己買的蔬菜和醫生包拿起準備要回家。

[翔醬是我喜歡的人,至於我為什麼那麼奇怪…是因為我不是舞駕四郎。]

背後響起的話語似乎要阻止二郎離開,但內容卻是二郎完全沒想到的真相。

 

[四郎你…]

二郎因為太驚訝,往二宮的方向走去要確定剛才的事情。

二宮一步步的後退沒有發現後面的鞦韆架,右腳被拌到往後方跌倒時,二郎往前拉住二宮的手臂往自己的方向拉,二宮就這樣被二郎抱住。

瞞著舞駕家的真相說出來後,二宮才發現自己其實很想把一切說出來,回抱住二郎,二宮的眼淚就這樣掉下來了,沾濕了二郎的衣服。


评论
热度(6)

© 戀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