磁石小夥伴一枚^0^
☆ 喜歡蒐集可愛的東西 ★
☼ 喜歡去日本旅遊 ♫ ♬ ♪
❤另關注KinKi Kids 和 V6❤

I miss you (7)

終於寫出來了,後面其實有點卡住,所以這一篇二個年代都有喔!!


1958年~

 

13.

二郎腦中現在呈現混亂的狀態,一邊輕拍剛才作惡夢而抱住自己的弟弟的背,一邊想著翔醬這個人到底是誰,竟然讓自己的寶貝弟弟難過到哭了,不對,如果是惡夢應該是嚇到哭。

但為什麼口中說出的卻是很想翔醬呢?

正想開口詢問時,發現懷中的人已經哭累了而又再一次睡過去。

[這也難怪了,從早上到現在因為發燒還沒進食。]

摸著二宮的額頭發現已經開始退燒了,輕輕的用溫熱的毛巾擦著二宮的臉,看著剛才因掉淚產生的淚痕,二郎想自己似乎越來越不了解自己的弟弟。

小時後感情明明這麼好,自從四郎成年禮後就開始很少叫他二哥。

而上個月四郎又開始叫他二哥了,正想著又恢復以前的四郎時,出現了二郎完全不知道的翔醬。

[唉…]

嘆了氣的二郎很快又振作起來,該來煮粥了,等大哥他們釣魚回來,再請五郎煮魚湯一起給四郎補身體。

 

二宮醒來時,看到窗外的晚霞才發現自己睡過頭了。

[糟了!]

從床上起身後,眼前掉下一條毛巾,拿起毛巾的二宮看到床頭櫃旁的臉盆還有退燒藥。

伸了伸懶腰後,下床的二宮聽到門外的聲音,似乎大家都回來了,討論今天釣魚和自己發燒的事情。

原來今天照顧自己的是二郎。

[FU FU..] 開心的二宮忍不住輕笑了起來,隨後又紅了耳根停止笑容。

腦中零碎的記憶讓二宮想起今天不小心說到櫻井翔的名字,二郎應該不會過問吧!

 

走出房門外後,三郎跑過來對自己又看又摸的。

[幹麻呀!三哥!] 打了一下三郎的腦袋瓜,二宮走到飯桌旁坐下。

[我是看看四郎是不是生病好了,四郎竟然打我。]

[哪有人會這樣看的。]五郎端著煮好的魚湯放在桌上,吐槽被打的三郎。

[いただきます。]

坐好位置後五人開始今天的晚餐,一郎說著今天釣魚的趣事後,拍拍二郎的肩膀說真不虧是我家二郎,一天就把四郎的發燒治好了,以後家中有人生病就靠二郎名醫了。

[被人誇獎還真不習慣。大哥,你別說那麼誇張…。]

[對了,上次四郎說的咖哩麵包銷售很好呢!三郎和五郎今天也釣到大魚,舞駕家的弟弟真厲害!]喝了點小酒的一郎開心的誇獎每個弟弟。

 

看著這麼溫馨的家庭,如果發現我不是舞駕四郎的話,肯定會破壞現狀吧!

二宮小口小口吃著稀飯想著,完全沒發現二郎看著自己的視線。

 

14.

 

2010年~

 

四郎最近很煩惱,除了上次和櫻井同住的那四天有說到話,已經過了二個禮拜沒有私底下說話了,在錄番組時節目上的聊天明明都很正常。

四郎問了大野,大野回答[翔君很厲害的喔!他可是嵐的地下隊長。]

四郎問了松本,松本回答[翔桑的私人行程都是用Excel做的,他是以分鐘計算時間的,大概太忙了所以沒和四郎說到話吧!]

 

這3天是相葉照顧四郎,看到在樂屋皺著眉頭的四郎,相葉摸摸他的頭。

[抱歉,讓你久等了,等會而先去吃晚餐再回去吧!]

[嗯…]四郎拿著包包默默的跟著相葉去停車場。

回頭看著身後的四郎,相葉的直覺發現四郎不對勁。

[怎麼啦!那麼沒精神?]

[相葉醬,我…翔哥可能討厭我了。]

[唉…翔醬?不可能啦!]

到了餐廳的小包廂,四郎有點害羞說著上次親櫻井的事情,然後又懊惱的說這二週都沒和櫻井說到話,櫻井肯定是生氣討厭他了。

 

[不過翔醬上次才跟我們三人說要多照顧你,他為了最近NEWS ZERO的取材再忙著呢!]邊吃飯邊說著的相葉,看著四郎沒吃催促的要他多吃點。

[真的…]終於放下心中的疑慮,四郎開始夾桌上的小菜吃著。

[但是四郎為什麼要親翔醬呀!?]

[因為…翔哥外表和個性都和我二哥很像,上次節目中翔哥和上島桑接吻之後,總覺得…二哥被搶走了。]

[啊…那不就是四郎喜歡你二哥嗎?那個…戀愛的喜歡…]

相葉驚訝的飯吃到一半還沒嚥下去,睜大眼看著四郎。

[嗯!我可能太想哥了,所以把翔哥當成自己的哥哥,所以才…]

相葉抓了抓頭,把自己那份定食吃完。

[不過四郎你現在的身體是Nino喔!就算翔醬知道你是四郎,但是親翔醬的人是Nino呀!!雖然不至於造成誤會,但四郎要更謹慎才行。]

四郎聽完這些話,才驚覺自己做了對二宮很失禮的事情。

[相葉醬,謝謝你。我會和翔哥解釋上次的事情的。]

 

同一時間,在日本電視台樓梯間的櫻井看著手機內著照片,是之前和二宮合拍的照片。

[Nino,你一定要平安無事的回來。]


评论
热度(7)

© 戀薰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