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 miss you (5)

最近忙著換工作找新工作,所以寫的比較慢...


1958年~


9.

二宮在舞駕家也待一個月了,已經習慣舞駕家的生活作息。

每天和五郎一起去千葉大學唸書,三郎在千葉的出版社上班,所以也是一起出門。

一郎在住家附近的麵包店上班,而二郎則是在搭電車約2站距離的醫院上班。

舞駕家的家事分配是一個月前二郎會寫好表格貼在飯廳上,這些家事對二宮來說不是難事,所以舞駕兄弟還沒發現二宮其實不是四郎。

二宮幾乎每天晚上都會去旁邊的公園看看,希望可以早點回去,可惜公園並沒有出現當時的光芒。

回到家後看見一郎在客廳煩惱的樣子,二宮走過去一看桌上是麵包店商品的清單。

[怎麼了,大哥?]

一郎看見二宮後,伸了懶腰說店長要他幫忙想一些新商品,但一直想不出來。

二宮看了看清單,說那就做個咖哩麵包好了。

[咖哩不是配飯的嗎?]

二宮在紙上畫了個橢圓形,說可以用小一點,然後用炸的。

一郎邊聽邊覺得很有意思,要二宮再幫忙想其他的。剛好五郎出現,二宮要五郎一起想。

[不過我要幫二哥送傘去,下大雨了,二哥在醫院回不來。]

二宮拿了五郎手中的傘,說我去好了,你幫大哥想新商品。

 

二宮從車站出來後,很快就看到二郎工作的醫院。

走到大門的櫃檯正要詢問二郎的位置,就看到醫院外旁邊走廊二郎和一位護士在說話。

 

[其實我一直很喜歡舞駕醫生…]

[咦!?]

二郎以為護士找他是為了詢問病人的情況,沒想到竟然是告白,一時也不知道怎麼回答才好。

[二哥!我拿傘過來了…抱歉,打擾你們的談話。]

一旁的護士看見二宮,緊張的臉都紅了,說聲請舞駕醫生再給我回覆後便匆匆的離開。

二宮裝傻的問發生了什麼事?只見二郎抓抓頭說沒事,我去整理一下,四郎在大廳等我吧!

 

離開了醫院走到車站,兩人都沒說話。

雨還是下的很大,淅瀝嘩啦的打在二宮的傘上,坐上電車後,二宮想著若四郎回來,就在自己不在的這段期間二郎有女朋友了,會怎麼想呢?會很難過吧!

一點徵兆都沒有發現就直接宣告失戀了,這樣也太可憐了。

出了車站,二宮終於忍不住出聲。

[二哥!]

[嗯?]

[要跟剛剛的那位護士交往嗎?]

[你…都聽到了。]

二宮看著二郎緊張的臉都紅了,跟剛剛那位護士的反應一樣。

二宮低著頭想,難道二郎對她有意思,那要怎麼阻止才好呢?

[沒有這回事,我才剛從實習醫生畢業,正開始當醫生,要學習的事情還很多呢。]

[那你對她一點好感都沒有嗎?]

[四郎,幹麻這麼咄咄逼人的樣子,好像…哈哈..生氣的小狗呢!]

二宮嘟起嘴,轉頭往家裡的方向走,二郎匆匆忙忙的小跑步追上去。

[好啦!別氣了,我和有村護士真的沒什麼,她今天突然這樣說我也有點嚇到。]

 

[二哥,可以等我畢業後再交女朋友嗎?你去醫院工作後,在家裡的時間已經很少了,如果有女朋友了,肯定忘了我們兄弟四人。]

二宮故意皺的眉頭,眼眶泛淚的樣子讓二郎看了很不捨。

二郎想摸摸四郎的頭安慰他,無奈一手雨傘一手醫生包,怕雨聲太大聽不到聲音於是走近了四郎身邊。

二宮看著逐漸靠近自己的二郎,溫柔的笑臉說著我答應你,心跳又不受控制的變快,腳不自覺的後退一步,踩到了坑洞跌個四腳朝天。

[四四…四郎,還好吧!]

 

聽到哥哥們回來的聲音,五郎拿著2條乾淨的毛巾走向家門。

[不是拿傘了嗎?怎麼淋成了落湯雞呀!]

 

10.

二人洗完澡後吃著五郎準備的晚餐,五兄弟開心的聊著明天休假要一起出去千葉新開的釣魚場釣魚。

二宮在睡前把四郎的日記拿出來,把在醫院的事情寫了進去,還寫著二郎真是溫柔的人,難怪四郎會喜歡上他。

 

隔天早上舞駕家一直不見四郎出房門,走進房間一看還躺在床上,二郎走到床邊要叫醒他。

二宮聽到二郎的聲音,頭腦昏昏沉沉的張不開眼睛。

[四郎發燒了!]

二郎看了一下二宮的狀況,今天果然無法出門,說自己留下來照顧四郎。

[麻煩你們今天釣條大魚幫四郎補補身體了。]

 

二郎讓二宮吃下了退燒藥後,準備了濕毛巾放在二宮額頭上。

看了二宮不舒服的樣子,二郎自責的想這2次四郎生病都是和自己有關,摸摸四郎的臉頰,還是燙的。

[真泡歉呀!明明說過會保護四郎的。]

 

二宮在發燒時做了個夢,自己終於回去現代了,嵐的夥伴就在前方,二宮往前跑去時,看到櫻井對著四郎溫柔的笑著。

二宮看了自己,是二宮和也沒錯。那個人的樣子明明是四郎不是自己。

[為什麼?]

二宮不管怎麼跑都追不上他們,邊跑邊叫著他們的名字,眼淚忍不住掉下來了。

[翔醬..嗚..翔醬..]

 

二郎看著床上的二宮邊說著翔醬,眼淚一直掉,做了惡夢嗎?

[四郎、四郎…]

睜開雙眼看見前方的人,拿著手帕幫他擦掉臉上的淚水,二宮起身抱住二郎,帶著哽咽的聲音說。

[二郎…我好想翔醬。]


评论
热度(5)
© 戀薰|Powered by LOFTER